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how to start a new design project

http://medialoot.com/blog/10-ways-to-kick-start-a-new-design-project/

2010年11月5日 星期五

我流電影旋律

整理一下我最喜愛的部份電影旋律們
不外乎管弦樂+人合聲=w=

James Newton Howard
I am Legend 我是傳奇
這部片是讓我正式認識James Newton Howard大師的啟蒙作!!
我所喜歡的這位大師的音樂,主旋律都少少的,但是都溫溫的...


James Newton Howard
Blood Diamond 血鑽石
很喜歡這部片QwQ
除了覺得Leonardo好帥而且演技真不錯外,
每次看到爸爸對兒子講以前的生活那段都會把持不住大哭...



John Williams
Star Wars Episode III-Revange of the Sith 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這是我的本命電影,影響我個人非常大!!
除了網路帳號和暱稱以外XD 也包括了我的人生...
這曲子是Episode III的main theme,也是Anakin VS Obi-wan時的背景配樂,
雄壯中帶了哀傷...



John Williams
Star Wars Episode II-Attack of the clones 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
這首是Anakin和Padme的愛情主旋律,也是壯闊的弦樂中帶了少許的哀傷...
講得就是他倆的戀情不會有好結果...
想當年看二部曲看到最後結婚那段,想到他們不久後的未來,整個淚流滿面啊Q_____Q



Howrad Shore
The Lord of the rind - The return of the king 魔戒-王者再臨
魔戒的音樂真的是非常有畫面性!!
每次聽完三張原聲帶都會覺得又把電影整個看過了一遍...
這首Minas Tirith很清楚的描繪出西方的人類首都的壯闊!!



John Williams
Schindler's List 辛德勒的名單
一直聽著這旋律,後來找了正片來看,
哀傷優美的小提琴...並且很難讓人忘記旋律


Clint Mancell
Requiem for a Dream 夢之安魂曲
第一次聽到是在魔戒二部曲的某個 trailer...後來才知道不是魔戒的音樂XD
正片到現在都還沒看過Orz


Hans Zimmer
Inception 全面啟動
這不用多說...聽吧!



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轉寄信]趙本山經典爆笑語錄

9、點的是煙、抽的卻是寂寞……

14、活著的時候開心點,因為我們要死很久。

16、我這人從不記仇,一般有仇當場我就報了。

18、就算是believe中間也藏了一個lie!

25、珍惜生活——上帝還讓你活著,就肯定有他的安排。

27、師太,你是我心中的魔,貧僧離你越近,就離佛越遠……

29、你看得見我打在螢幕上的字,卻看不到我掉在鍵盤上的淚!

30、自己選擇45°仰視別人,就休怪他人135°俯視著看你。

31、如果你看到面前的陰影,別怕,那是因為你的背後有陽光!

33、人永遠不知道誰哪次不經意的跟你說了再見之後就真的再也不見了。

35、愛,就大聲說出來,因為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會先來!

41、鐵飯碗的真實含義不是在一個地方吃一輩子飯,而是一輩子到哪兒都有飯吃。

45、“戀"是個很強悍的字。它的上半部取自“變態"的“變",下半部取自“變態"的“態"。

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I am Lord Voldemort



I am Lord Voldemort



一棟四周被長春藤所包圍的美麗兩層樓洋房矗立在山頭上,裡頭的花園開著綺麗的花朵,而美麗的花叢作為花園小徑兩旁的裝飾品再也適合不過 ; 小徑盡頭則是一扇雕刻典雅且些微開啟的木門。二名女人從屋內將門給推開,一名打扮似廚娘的婦人走了出來,臉上帶著無奈的表情,身後跟著另一名臉色難看的女僕。


「廚娘,明天給我找另外一個人過來打掃 ! 還有,下次別讓我再見到妳這傭人 ! 我用這麼高的薪水雇用妳還把我家弄得亂七八糟 ? 現在像我這樣那麼好心的人已經不多了,妳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知恩圖報 ? ?」一個尖銳的嗓音吼出了門外,而那名臉色難看的女僕立刻開口辯解。


「瑞斗先生,要不是您當時為了檢查灰塵而將我的裙擺踩住,我也不會因為重心不穩而將手上的花瓶給滑掉啊 -----


「少囉唆 ! 妳這不知感恩的臭女人,要不是有人推薦,妳能有今天這份那麼好的工作嗎 ? 算了,妳之前做的那些薪水就當作花瓶的賠償金,我一毛錢也不會給妳了 !


女僕似乎受到很嚴重的打擊。


「我辛辛苦苦的做了一個禮拜 -----

「妳還敢回嘴 ? 還說很有打掃的經驗 ? 妳這個說謊的女人…」


男人的這句怒吼像是給女僕的指令般,聽到這句話,女僕似乎再也忍受不下去,她「碰」的一聲用力甩上木門,怒氣沖沖的快步離去。


「妳竟敢甩門 ? 我家的門要是壞了妳這窮酸的女人賠的起嗎 ? 」男人一邊鎖上大門,一邊厲聲咒罵,而女僕打算不回應那男人在她離去時給她的最後一句話。她飛快的走著,使得另一名婦人必須用小跑步才跟的上。被拖行在幽幽的花園小徑上的裙襬發出沙沙的聲音。


「死瑞斗家。」她在踏出花園時,悻悻然的丟下了這句話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強烈的憤怒使她甚至沒注意到一直站在花園入口的黑髮男孩。


男孩那雙迷人的深灰色的眼睛,持續著注視憤怒離去的女僕,當她的背影就快要消失在地平線上時,一個跛腳的人影朝著洋房走來,是一個中年男人。女僕在遇到那跛腳的男人時,怒氣沖沖的對他說了幾句話,廚娘則在一旁安慰著女僕,並用毫不遮掩的厭惡眼神盯著那名跛腳的男人看。跛腳的男人與女僕對完話後,女僕便和廚娘一起消失在地平線上。跛腳的男人一面搖頭嘆氣,一面朝著洋房繼續行走。


男孩靜靜的望著那一拐一柺的人影離他越來越近,直到自己被注意到為止。男孩只是對那和自己面對面的男人微微的點了一個頭,張開嘴巴,不知說了些什麼。那男人突然露出一臉痴呆,以他最快的速度走進位於洋房花園裡頭的小木屋,並將窗簾拉上。


「愚蠢的麻瓜。」


男孩將不知何時掏出的一根細細的木棒放回自己的口袋裡,便開始移動,踩著緩慢的步伐走向洋房。他慢步的踏上平坦的草皮,細心的欣賞那一叢叢的美麗花朵,最後佇立在那扇漂亮的木門前。他伸手轉了轉門把,門被鎖上了。


男孩淺笑,再將先前那根木棒掏了出來,指著門把唸道 : 阿咯哈呣啦。」,並伸手再次轉動門把,將門給打開。他輕聲的走進屋裡,將門給帶上,開始帶著專注的神情打量屋裡的一切。


屋裡的裝飾品及擺設品的數量已達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程度,感覺上屋主似乎是非要將自己的財產全轉換成小偷帶不走的同等價值物似的。位於大門正前方鑲著金箔的璧爐已升起了爐火,屋內的一切鍍金裝飾品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金光,華麗的有如虛幻的夢境。壁爐上方的檯子放置著許多精細,並以金子點綴的瓷器裝飾品,而左邊的牆上更是掛著好幾張鑲著金畫框的名著油畫。男孩向著那些畫作走去,並伸手觸摸。手指的感覺告訴他這些畫全是真跡。屋內有一台電視機及一台電話,客廳黑色真皮,雕刻著鍍金獅子的四人扶手沙發座落在電視機正前方。正門右方的隔間將客廳與餐廳間隔開來,而夕陽的餘暉則是透過了客廳旁的兩扇落地窗戶照射了進來。餐廳後方的廚房傳來了一陣陣食物的香味,看來廚娘已在離去前將晚餐給準備好了。男孩注意到前往二樓的樓梯座落於餐廳後方,而樓上更是傳來了剛才那名男人尖銳的說話聲。


「那個傭人真的是太沒禮貌了,真的是完全沒有一點家教,真搞不懂她的父母到底是怎麼教的…」


「湯姆啊,那種窮人的家教會好到哪裡去呢 ?」一個上了年紀的沙啞男性嗓音接了下去,「明天那個傭人還會來家裡打掃嗎 ?


「我怎麼可能讓她繼續工作下去呢,那個笨手笨腳的蠢女人,她在打掃時還把那座放在餐廳的中國瓷花瓶給打破了…」


「你說什麼 ? 」有著和男人同樣尖銳的女性嗓音打斷了他的話。「湯姆,你是說那座放在餐廳,所有收藏品中我最喜歡的那一件嗎 ?


樓下的黑髮男孩視線移向餐廳,那裡有一座架上空空的金色架子。


「是的,母親。」


「喔,那個該死的女孩…真是不知羞恥…」老婦開始低聲咒罵女僕。


「但是,母親,」男人說,「我已經叫她整理好碎片再離開了,而且,」男人停頓了一下,話中帶著些許的愉悅。「她也不會領到這一個禮拜來工作的薪水。」


聽到了這句話,老婦的心情似乎緩和了一些。


「父親,母親,現在是晚餐時間了,請你們一起下樓用餐去吧。」


「湯姆啊,妳有吩咐那傭人,叫她幫忙準備晚餐嗎 ? 今天她有沒有拒絕準備 ? 那不是她的份內工作…」


「是的,晚餐是那傭人和廚娘一起準備的,父親。」


「很好,很好,物盡其用,湯姆,我們果然把你教的很好。」老者聽到他的兒子這樣回答,嗓音中帶著愉悅。


「甚至連我們都無法做到這樣的程度呢。」老婦接下話。


「請動身吧,父親,母親。」


樓上響起了椅子在地板上拖拉的嘎嘎聲。樓下的黑髮男孩在此時走進俗氣的佈置程度不輸給客廳的廚房,舉起那根一直拿在手上的木棒在空氣中揮和彈,並對著三盤餐點輕聲唸道 : 溫咖癲啦唯啊薩。」有著金色浮雕的盤子浮空而起,在木棒的指引下飄向餐廳,並自己分別降落在金箔裝飾的黑檀木餐桌上。男孩再用木棒輕點原先就置放在桌上的鍍金刀叉,它們也自己飄向適當的位置。看著一桌的美味菜餚,男孩深灰色的眼中散發出一種懾人的光芒。


「最後的晚餐。」


男孩的聲音甚至比寒冰都要來的冷酷無情。他走向客廳,繼續欣賞先前尚未欣賞完的畫作,和其他發出光芒的迷人擺設。


樓梯上傳來了緩慢的腳步聲,以及群襬拖地的沙沙聲。三個人影扶著石梯走了下來,一名年約四十出頭的黑髮男人和他身穿高檔衣飾的雙親。


「請小心,父親,母親。」男人將餐廳的水晶美術燈給打開,而當他見到應是放置在廚房的餐盤時,臉上露出了訝異的神情。


「怎麼啦,湯姆 ?」老婦見到腳步突然停下的兒子,疑惑的問道。


「這些盤子…我上樓時還沒有在這裡啊…它們應該是還在廚房裡頭…」


「湯姆啊,會不會是你記錯了,可能那傭人在離開前就準備好了,而只是你沒有注意到,畢竟不可能有東西會騰空移動啊。」


「就是因為抱持這種無可救藥的愚蠢想法,你們才會被稱作為麻瓜 ----- 不懂魔法的人。」

客廳的角落裡突然傳出冰冷的嗓音。男孩從客廳的黑暗中走了出來,俊俏的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


「初次見面,我的爺爺、奶奶,還有,」他看著男人訝異的面孔,刻意加深了臉上的笑意接了下去,「我的父親。」


「什…什麼 ?」老婦尖叫。「你是誰啊,進來我們家想要做什麼 ?


「當然是來打招呼的囉,奶奶。」


「你說什麼 ----- 」老婦健康、紅潤的臉頰變的更加紅潤了些,「我們根本不認識你啊,我們根本沒看過你 !


「你這個喜歡惡作劇的臭小子,」老人狂吼,並伸長右手手指,極端不禮貌的指著男孩,「你說,你是不是剛才撬開了我們的門鎖,想要偷東西 ? 我告訴你,可沒那麼容易,我們的兒子,湯姆 -----


「湯姆 ? 」男孩揚起眉毛,並望向黑髮男人。「爺爺,你想要開始和我討論父親嗎 ?


「不要叫我爺爺 ! 湯姆根本沒有結婚,我們根本沒有孫子 !


「爺爺,有些事情是連最了解兒子的你都不知道的。」男孩收回視線,帶著愉悅的笑容回應老者。「像是,他在二十年前和村子裡的一個女巫的戀愛史。」


黑髮男人的身體震了一下,和男孩冰冷的眼神交接。


「你這小鬼,我警告你,不要越說越離譜了,」老者的臉已漲成了紅色,他舉起手杖,朝著男孩身體用力打去。「我要把你趕出去 -----


娜維亞?


從頭到尾並未開口說話的黑髮男子口中突然吐出了這幾個字,而老者也在一瞬間停止了動作。他和老婦不約而同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臉上盡是疑惑。聽到了這些話,男孩卻輕聲的「呵呵」笑了起來。


「是的,我是娜維亞˙坦西林萊的兒子,繼承了偉大的先祖薩拉哲˙史萊哲林之血脈和外祖父之名的巫師,湯姆˙馬佛魯˙瑞斗,也就是佛地魔王。」


「繼承了我的名字的…湯姆瑞斗?」男人輕聲的自言自語,整個人陷於驚愕之中。


「你不要太過分了 !」老者狂怒,高舉著手杖的左手用力揮下。


去去,武器走 !」男孩喝道,舉起那根細木棒,木棒尖端射出炫目的紅光,不偏不倚打中了老者。老者和手上的木杖一起向後方飛了出去。


「安德魯 !」老婦尖叫,使得在驚愕中的黑髮男子回過神來。


「父親 !」他奔向老者。老者躺在地上,不停的喘著氣,眼睛睜的大大的。


「我就知道你們這種人沒一個好東西 !」男子跪坐在老者旁的木頭地板上,對著男孩吼叫,「一群使用魔法 ----- 這種荒謬的東西的怪胎 ! 你這小子,你那雙眼睛,果然和娜維亞同一個賤樣,那個該死的婊子,為了我的錢而引誘我,說要跟我結婚,說什麼她愛我,全都是胡說八道 ! 該下地獄的臭女人,想不到那賤人竟教出一個如此該死的兒子 !


男子突然停了下來,看著男孩,驚訝的呆住了。老婦抬起頭,掛著和男子同一副吃驚的表情。這兩人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景。


聽到這番話後,男孩所表現出的情緒並不是普通的憤怒,而是徹底沸騰的狂怒。他臉上的每一根線條都充滿了怨恨,身體四周圍瀰漫著一股凌人的氣勢,並用一種像是努力壓抑自己情緒,且帶有濃濃恨意的聲音說話。


「我每次只要一思念起媽媽,我就痛苦的快要死掉 ----- 」男孩將那根木棒直直的指向他的父親,並走向他,「你這個骯髒、下流、再也普通不過的愚蠢麻瓜 ----- 」男孩紅了眼眶,「你竟敢用這種下流的詞彙形容媽媽 -----


咒咒虐 !


他的父親發出一聲這輩子從來沒發出過的痛苦尖叫聲,並且在地板上不停的抽蓄、翻滾,老婦望著在地板上受苦的兒子,完全不曉得該做何反應,她嚇的眼淚都洴出來了。男人就這樣如此掙扎了許久,直到他的兒子揮手使這個咒語停止。


老者緩慢的撐著地板,坐了起來,和老婦一起探查他們心愛的兒子。男人梳理整齊的頭髮向前額無力的垂下,看起來狼狽不堪。


男孩舉起木棒,從空中拉了一張扶手椅子像個王般蹺腳坐下,低頭鄙視著眼前的這三人,眼裡閃著愉悅的光芒,先前在他眼裡的淚水蒸發的速度快到像是沒有流過淚的樣子。


「我知道的要比你所知的來的太多了,我愚蠢的麻瓜父親,」他柔聲說,並添加上這個稱呼,似乎是為了把他的父親再更加貶低一成。


「媽媽早就死了,但她留下的不只是只有這個繼承你的骯髒名字,她還留下了許多你料想不到的秘密呢…」男孩從衣袋裡掏出一本黑色封面的日記本。「看見了嗎 ? 媽媽把自己和你的事全都告訴了我,她根本不是你所想像中的那種女人,你這粗俗膚淺的麻瓜,這點從你家裡的擺設就可知道,真是沒品味…


「原本我並沒有想過要把我擁有這本日記的事告訴你,不過我想至少讓你知道你是為何而死,這會對你那愚蠢的腦子來的好受一點吧,」男孩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了一下,但他並不是因為看見坐在地板上的三個人露出驚訝的表情且瞪著他而停下來的,「這或許也可以算是我這個做兒子對你的一點尊重。」

「你說什…什麼 ?」男人虛弱的說。「你說…我…會死… ?


「對啊,這你倒是一下子就瞭解了,對你的大腦來說要這麼快就搞懂一件事大概是一種非常沉重的負擔吧。」男孩開始心不在焉的玩弄著手上的木棒。「這叫魔杖,」男孩開始對他的親人們解釋,不過他們似乎都沒有專心在聽男孩解說。「就用我的魔杖,來了結掉你的性命,因為你死後會比活著還要來的有用許多…


「真是對不起了,父親,初次見面,我們就要永別了。原本還想讓你們三個吃完晚餐再走的…都怪爺爺太衝動囉…竟然敢向佛地魔王發動攻擊…」


「你…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老婦鼓起勇氣,顫抖的開了口,不可置信的看著男孩,「你這精神錯亂的小子,什麼巫師,什麼麻瓜…你到底在說什麼 ? 你剛剛變的那些魔術,又是什麼東西 ? 你怎麼可能是個王,你怎麼可能可以動手殺人呢…這一切都不可能…尤其是取人性命這一點…」


「我當然可以做到,」男孩對著他的祖母咧嘴微笑,並舉起魔杖,直直的指著自己坐在地板上的祖父。「就像這樣。」


啊哇呾喀呾啦 !


魔杖尖端射出一道綠光,直接命中他的祖父。尚未來的及作出任何反應,老者「咚」的一聲失去平衡倒在地板上。他死了。


男孩的祖母及父親看著倒在地上那雙褐色眼睛大大睜開的屍體,早已失去了說話的能力。他們在那一瞬間完全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屋子裡頭什麼聲音都沒有,靜的彷彿時間突然停止般。他們伸出顫抖的手,並觸碰自己的丈夫及父親,企圖使對方做出一些正常人該有的反應…男孩的笑聲打斷了這多餘的動作。


「呵呵呵,人類真的是非常脆弱的一種生物啊,啊,不,應該更正為『麻瓜』真是一種非常脆弱的生物才是……」


男孩開始縱聲狂笑,笑聲高亢且冷酷,和他的外表完全不搭調。


他的父親及祖母完全無法接受這惡夢般的現實,但已迅速冰冷的老者屍體強迫著他們接受。老婦跪在屍體旁邊,開始喃喃自語,「安德魯…安德魯… ?起來啊安德魯,你別嚇死人了…這一點都不有趣啊,安德魯…噢…我的安德魯…」他的祖母垂下自己的頭,並將臉埋在自己的手裡,開始放聲大哭 ; 而他的父親則是握著拳頭,兩眼怒目瞪視著自己的兒子,從地上站了起來。


「哎呀,父親,有什麼事嗎 ?」男孩愉快的說。


「我要殺了你…」


「我聽說這其實一點感覺都沒有,但其實我不大確定,因為我自己也沒有試過…不要計較太多啦…」男孩揮揮手,輕浮的態度就好像在打發一個煩人的報紙推銷員般,他的父親感到怒火上升,驅使他撲向前去。


「我要殺了你 -----


「這可不行喔,」男孩再一次舉起魔杖,「啊哇呾喀呾啦 !


他的父親感到身後好像突然有重物跌落在地板上…他完全不敢轉過頭去看…他知道自己將會看到些什麼…


「她死了。將你的頭轉過去吧,父親 ! 噩噩令 !


男人被迫轉過頭去 ----- 自己父親母親的屍體雙雙橫臥在家裡的地板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男人抱頭狂吼,雙腿無力的跪坐在地上,眼淚從眼眶裡不斷的流出來。


「怎麼,很傷心嗎 ? 很痛苦嗎 ? 可是,你知道我在那間低級的麻瓜孤兒院是怎麼度過的嗎 ? 我是個真正的無父無母的人 ! 在這裡過著優渥生活的你可曾想過,你那個女巫妻子的兒子現在過的好不好 ? 快不快樂 ? 是否挨餓受凍 ? 我告訴你,你現在承受到的這些甚至不到我的苦難的百萬分之一 ! 你沒有資格嚎叫,媽媽在被你趕走後過的是多麼糟的生活你知道嗎 ? 一個沒有丈夫在旁邊支持的女人自己一個人會受到多少苦難你知道嗎 ?」男孩已從椅子上站起,走到他的父親面前厲聲說道。他深灰色的眼裡映出自己的父親悲慘的影子,但那雙迷人的眼裡完全沒有一絲憐憫。「你這個該死的丈夫,該死的爸爸 !


「媽媽的人生因為你而變的悲慘,我的人生因為你變的亂七八糟,變的不正常,你對這一切有些什麼樣的想法 ?


男孩在那一瞬間,解除了施在他父親身上的咒語。他的父親恢復意識後,便抬起那張因為悲痛而扭曲的面孔 ; 他褐色的眼珠子早已暴凸出來,惡狠狠的瞪著他的兒子。他站了起來,撲向前去。男孩向後退了幾步。


「你這狗娘養的死小子 ! 我絕對要殺了你,我絕對要讓你痛不欲生,我絕對要你後悔,我要 -----


男人的話尚未講完,便兩眼發直的倒在地上。


他的兒子放下剛才對他父親使用的魔杖。「送你一句咒文,『啊哇呾喀呾啦』,索命咒,這就是我用來取你性命的咒文,不過這個咒語只有活人能夠施展…」他蹲在他父親的屍體旁,對著那雙看起來飽受驚嚇且呆滯的雙眼柔聲說著。「最後再告訴你一點東西,不赦咒的三種咒語我都用到你身上了,你要因為佛地魔王在你死前施用在你身上而感到榮幸…」


他用魔杖關了電燈,熄了爐火,並慢慢的離開客廳,鎖上大門,步向花園。當他正要離開這棟他的祖父祖母以及父親生前曾居住過的洋房時,突然回過頭來,對著房子 ----- 抑或是裡頭的三具屍體 ----- 露出一抹再也幸福不過的微笑。


I AM LORD VOLDEMORT -----------


星光閃爍,高瘦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撰於2003年6月,當時HP小說只出到4,年輕時的我發狂迷戀Tom Riddle (現在還是很愛),便自我腦補出這篇同人小說。

後來證實我在這小說裡面描寫瑞斗方心態和正本完全錯誤Orz

不過我還是很愛這篇,約花了三個禮拜才完成吧,參考了JK羅琳的敘事方式希望他看起來就像是真的HP小說。

2010年4月6日 星期二

2010 香港遊記


由於妹妹放春假的緣故,
媽媽很好心的出錢讓我們出門玩,
原本她預想的地方是澎湖之類的,但是我一點都不想去澎湖......
所以就很自然而然的選擇了香港啦XD+(啥)

由於時間相當緊湊,故只花了一天的時間便決定好旅行社及機加酒內容,
因為太晚決定的緣故所以選擇也所剩不多...
最後選擇了東南旅行社的萬怡酒店三天兩夜,國泰航空早去晚回,11800.(含港簽)

萬怡酒店LOGO

然後早上6:20要到機場所以我前一天晚上幾乎沒睡喔耶
(這裡一定要抱怨一下,
旅行社交待行程時完全沒有提到入住旅館時需要附上港幣1000元的押金,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出國自助旅遊,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
雖然退房時會退還身上也有足夠的現金但是少了1000元港幣有如斷手斷腳般...
再加上我沒有VISA...最後是動用了老爸的人脈才搞定這金融危機.)

然後行程安排很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我身上...........
無奈香港朋友在安排行程那幾天再msn上消失,直到出發的凌晨才聯絡到人,
也因此整個行程大改一次。

day1
11:00下飛機(找中國旅行社買太平山纜車+蠟像館套票)
12:00到旅館 放行李(旅館在上環)
13:00檀島咖啡吃中餐(蛋塔 咖啡)>蘭方園買絲襪奶茶(IN中環 經過中環電扶梯)(看時間考慮刪除)
14:00從中環出發坐渡輪去尖沙咀,半島酒店下午茶
16:00銅鑼灣時代廣場.商場(ZARA)BY丁丁車 and利舞台商場UNIQLO
19:00翠華餐廳吃晚餐(銅鑼灣店)
20:00太平山-杜沙夫人蠟像館+夜景(中環)

day2
9:00蓮香樓早茶(中環)
11:00迪士尼樂園 1:00園區遊行 8:00煙火
有體力的話-旺角夜市

day3
9:00澳洲牛奶公司(佐敦)佐敦站C2出口右轉.白加士街
10:00海港城(ZARA.UNIQLO.H&M)
2:00離開所在地前往機場
4:00到達機場

(這個版本其實把敵視你拿掉放甚麼都會很順)
這是改好的二版行程,後來在飛機上快到香港時老妹的驚人之語令我又將行程整個重整...
原因是因為在我們去的這幾天香港天氣很不穩定,氣象預報都說會下雨,
而我們看第一天天氣還不差,雖然陰陰的但是沒有下雨,
便索性將第二天的敵視你樂園整個調換到第一天。
結果這樣一換行程反而更順暢了XD
整個行程規劃時把交通路線算了進去,這次旅館在上環還挺不錯的。

一.
1.迪士尼

二.
1.澳洲牛奶公司早餐
2.尖沙咀海港城.( Uniqlo)美麗華商場( Uniqlo旗艦店).H&M.
百利商場(上飛機那天臨時在機場買的旅遊書介紹的 結果很爛)..
(後來去逛了不知名商場感覺商品很像誠品 價位也是所以只有晃晃)
3.(後來順便也去了維多利亞港)
4.渡輪去中環
5.中環吃晚餐
6.太平山夜景.纜車

三.
1.蓮香樓早餐(中環)
2.奶茶蛋塔名店尋覓(中環)
3.銅鑼灣時代廣場(ZARA.)
4.回飯店 回家

飛機上自拍一定要來一下

抵港!

買城巴來回套票,這個挺划算,單程HKD45,雙程HKD65.

沿途看到的港口的貨櫃們,小小得很像火柴盒...

A10號車坐了約40分鐘左右,便到了站牌"水街",對面就是我們要入住的萬怡酒店。
這酒店超高級的!!

一進門就看到寫著我妹名字的電視正打開著迎接她

兩張大大軟軟的單人床,
可以看到維多利亞港的窗戶的窗簾是電動式的,還有微透光和不透光的兩種簾子可以選擇!

有辦公區,然後洗手間的隔間是窗簾式的,可以邊洗澡邊看海景!(但是我們沒有這麼做XD)

兩個人超興奮,但是因為要趕敵視你的行程便速速放下行李前往上環地鐵站。
萬怡酒店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在於離地鐵站稍遠,
搭丁丁車約莫10分鐘左右才會到最近的上環地鐵站,
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們這次旅程丁丁車坐了很多趟很好玩XD
丁丁車是香港島特有的交通工具,東西向的列車們不斷來回,
平均一分半鐘就有一班,一趟不論遠近只要HKD2,是很方便的交通工具!


過了10分鐘後終於下對站,到了上環地鐵站,這時候要先坐車到中環再換車,
中環可以直接換有到敵視你轉乘站的東涌線,
但是上環到東涌線的換車路程真他媽的遠....大概走了快10分鐘才到定點="=
中間還有商場咧...

因為復活節的關係有很多彼得兔


大約一點鐘的時候到達了敵視你門口!
請別人幫忙照相時深深覺得講普通話真的是大失誤。
要馬講廣東話,不會講的話就講英文吧,
直接用普通話請人幫忙拍照遇到的人態度都很差,
(不過我能體諒這些香港人,因為遇到的陸客真的是太.超.過.了...)
用廣東話或英文問照相或問路就很親切......
ps.工作人員和警衛背背等人都很熱心很可愛XDD

天陰陰

美國小鎮大街很漂亮,可惜很短...

一定要來一下的借位攝影

因為到的時候已經錯過第一場一點鐘的遊行了,
所以就先去玩一些好玩的東西來等三點半的第二場遊行,
前後先玩了探險世界和未來世界的熱門遊樂設施,
太空山還玩兩次XD+
過不久就下起雨來...從小雨變中雨然後變大雨。
幸好我永遠在包包裡面放一隻雨傘,(當時出發叫我妹帶傘又不要還說穿雨衣就好 結果後來還不是沒買 科科)
後來發現巴斯光年便衝過去合照!!

射擊遊戲,我模仿傑克拿雙槍,我妹竟然對焦到後面搶插隊的大陸阿姨...


和巴斯照完後又到處晃啊晃,
先去和涼亭裡面定點陪人照相的維尼合照,
然後在童話世界遠遠地就發現貝兒!!!!!馬上衝上去啦!!!!
她本人美翻了美呆了超美的,照片完全顯現不出她的美!!!
在排隊照相時後面有個戴眼鏡的台灣小弟弟約小一小二,
整個衝到前面去,媽媽叫他回來時,
只見那小弟癡癡的望著貝兒,用很夢幻像是發現寶藏的語氣,說,
「好漂亮喔...穿黃色的裙子...」
說完就回隊伍上了XDDDDD 真是真誠的小弟弟!
貝兒不曉得是不是歪果仁,因為輪廓挺深妝又很濃XD
然後全程說話講英文,(因為貝兒講英文XD?)
說我妹Beautiful說我So cute(因為她太美了我一直對她傻笑都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好了Q/////Q)
後來時間到了遊行預定的三點半,這時候天空還是飄著小雨,
但是工作人員已經把遊行路線用線封起來了,所以我們還是到了定點等待。
然後出現的是,Rainy day express (翻成雨天特快車?!)


因為我忙著換鏡頭,所以當我妹說她向帥哥車長揮手那車長也回揮我都沒看到XDDDD
上面有的公主有Cinderalla, Sleeping Beauty, Snow White.因為不喜歡白雪所以沒拍XD
然後Toy Story的綠色大兵超可愛的啦XDDDD
整個臉塗綠色的還要保持"wwwwwww"的笑容 XDDDDDD

獵奇小吃亭.........

看完遊行後就去排Lion King的現場表演,
這個表演2007年來敵視你的時候也有看不過內容幾乎忘光了Orz
由於看得人會很多所以我們提早30分鐘就先去排。
然後就站了30分鐘啊啊啊Orz
腿幾乎快斷掉了,再加上從下了飛機後就甚麼也沒吃(敵視你會檢查包包...除了水罐以外不能帶進場)
我們又嫌裡面賣的食物貴不想浪費太多錢,所以買了一串HKD10的魚蛋...
結果事實證明兩個沒熱量的人玩再好玩的東西都無法提起勁,
所以看完Lion King後就跑去吃簡餐了。

左上Nara 右上The Priest 左下右下都是Scar 因為不喜歡Simba所以沒放w(其實有拍啦但是都失敗了)


Lion King的表演超棒的啊!
現場音樂劇!唱現場的!
劇情主要是在描述一群人要用演戲的方式將獅子王的劇情給表演出來,
然後Scar超帥(H)

可能是我拿的鏡頭太大隻加上坐滿前排的關係,
我有和Scar四目交接耶(H)(H)(H)
喔他唱歌好好聽!!!!
順帶一提,表演時可以攝影但是不能用閃光燈,
不過我想在幾乎黑暗的舞台上用普通相機想拍出東西不用閃光燈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覺得比起拍下紀念性的照片還不如好好遵守現場規定,
想當然的現場閃光燈此起彼落Orz

左上,大型道具,總共有四座,有一座上面有辛巴.
右上,其實是一個穿白色緊身衣的舞者掛著鋼絲在空中旋轉...那白白的是殘影XDDD
左下+右下,中場表演(?)的很厲害的玩火人!

看完Lion King Festival之後便到處晃晃看還有啥好玩的,
然後走進了小小世界。

敵視你動畫人物都有偷偷藏在小小世界裡面,我很乖沒開閃光燈所以照片都糊掉Orz

大概十年前,台灣東販還有在出少年ACE,上面還有連載EVA的時候,
東販辦了一個活動,叫做新世紀福音少女選拔賽。
活動內容是徵選讀者投稿,長得像(或是扮的像.我發誓我那時還沒有接觸cosplay然後那時候cosplay也還沒那麼廣為人知...)
綾波或明日香的照片,然後在那隔年的國際書展上進行讀者公開投票,
那時候EVA有在衛視中文台撥出,(想到那天殺的中配和翻譯...)還有幫忙廣告這活動,
第一名(ayanami&asuka各選一位)的特獎是台北東京來回機票兩張。
我出賣了我妹。
然後就因為這樣,我們全家自己補足剩下的兩張機票去了東京敵視你樂園玩,
我因此玩到了東京敵視你的小小世界。
(上面這一整大段全部都是廢話只有最後一句是重點XDDDDDDDD)

雖然是十年前的記憶了,可是依稀記得東京敵視你的小小世界非常繽紛,
放眼望去所見幾乎都被五顏六色的裝飾填滿,
相較之下香港的就........有點.........弱。
不過整體還算漂亮啦XDDDDD 其實也不會很差,只是東京的太威了!

大腿舞小人好可愛(H)
維尼的那個設施人太多了,就沒有去排


後來去坐了Mad Hatter的咖啡杯,
是大底盤自動轉然後面的小咖啡杯可以自己手動控制轉的設施,
我們mad的非常徹底使勁的轉我們的杯子XDDDDDD
霎時間天搖地動飛走沙石(誤)

這是在極高速旋轉下拍出來的東西XDDD好好玩

玩得也差不多了,
原本兩人因為出發前一晚都沒甚麼睡都快累攤只想早早回飯店休息,
距離8點鐘的煙火只剩一個多小時,
索性留下來看,然後兩人便前往小鎮大街購物去。
然後商店的人真的都好多...我逛到一半因為不想花太多錢在糖果餅乾上
所以很快就累了...

敵視你公主的PVC,這臉的精緻度實在是很難說服別人把他們帶回家...不然還滿想要的Q_Q


我自己就跑去一間賣水晶和陶瓷的店參觀。

入門會先看到這座水晶城堡

全身閃亮亮的艾莉兒,放很高的小叮鈴,貝兒和野獸

個人很喜歡這張照片-w-+++ 氣氛很棒XD

這樣的造形設計還不錯



裡面的商品都挺精緻漂亮,當然價錢也....

煙火還沒開始,迷你睡美人城堡的樣子

後來煙火便不知不覺的開始了,
因為沒佔到好位子所以拍出來的照片都很醜,
可以看一下我妹拍的影片檔~
(全部有將近10分鐘,而且晃動有點大)

video
果然只要有了音樂和對白,一切氣氛就對了就出來了,
影片就是要有氣氛嘛!動畫就是要有氣氛嘛!
音樂絕對是個很重要的關鍵!
甚麼無聲勝有聲這種繆調竟然也說得出口,
啊,我可沒有在說那個得到捷運首獎的flash初心者動畫喔。



最後大門口合影

這裡是非常有外國氣氛的地鐵敵視你站。
我為甚麼拍照總喜歡把頭歪一邊咧Orz

累翻的兩人就這樣終於步行到了地鐵站,
有趣的是我竟然睡著了...
這不是我第一次在這天睡著,
第一次是在等Lion King表演開始的時候可以坐下休息就睡一下,
第二次是在煙火放完等我妹血拼完坐在附近的椅子上瞇眼睡覺,
而第三次睡著是...
邊走邊睡覺XDDDDD
我真的睡著的在走路!!
等我驚醒時已經不知走到了哪!!!!
大腦已經睡了身體卻還跟著人群在走是怎樣XDDDDDD
對於怎麼走那一段我完全沒記憶~啊哈哈哈哈哈,我都好佩服我自己XDDDD

回家時又再度經過那個要走10分鐘才能到目的地的轉乘廣場,
而從上環坐到敵視你站共花了20.1HKD,其實不便宜呢@_@
來回就40.2HKD了...

而回去時妹妹在旅館附近的店買了一份腸粉,
才5HKD XDDD

料好味多又實在!!!XDDDDD 這樣的價錢在台灣真的吃不到

就這樣,我們在香港的第一天行程就結束了,
雖然有飄點小雨不過不影響我們玩樂的情緒!
晚上就在四星級飯店超柔軟床舖及三顆極大極軟白枕頭與舒服的浴袍下入眠。
打電話給櫃台說9點要morning call的時候,
我妹竟然還說,他會不會覺得你9點才要起床睡很久啊 XDDDDDD
然後就是香港的第二天啦!待續!

2010年3月30日 星期二

Peter Pan and Hook

1------------------------------------------------------------
說個孩子的故事。在以前,有所謂“妖精拐孩子”的事。這個孩子被妖精拐了。拐到了妖精的島上,位在世界的盡頭,什麼都沒有的虛無島上。

若果說上天有不公平之處,就是這孩子了。光是作夢就能憑空造出叢林,海灣,溪谷,山脈……光是動念就能停住時間的腳步,讓時間的老人歇息於此。“永恆”。百萬百萬的帝皇權貴豪傑學者術士,花費百萬百萬的金錢和資源和光陰,所不能前往的境界。一個孩子達到了。

若果說上天有什麼公平的地方,也是這孩子了。因為他死了。說死了也不太對,但他絕不是活著。他在睡夢中停住了自己的時間。永遠睡著了。作著永遠的夢。

虛無島的時間也被停住了。然後曾經什麼都沒有的島,滿滿的夢,滿滿的幻想,什麼都有。孩子造出了“有”。虛無島不再是虛無。這樣的孩子,是古所未有〈NEVER〉,日後亦無〈NEVER〉的孩子。妖精們如此傳頌著夢島〈NEVER LAND〉。

孩子在夢中長眠,所以是永遠的夢。夢中的孩子,是個綠衣金髮的小男孩。沒有羽翼卻能飛的孩子。他的髮絲如金黃的綢緞般柔順,他的臉蛋如同蘋果般紅潤。就連時間也捨不得在他身上刻劃痕跡。他是長不大的孩子,他是永遠的孩子。他是妖精們所傳頌的夢島之主:彼得潘,“PETER PAN”。

他和妖精一同漫舞於月下,散步於空中,只有純潔的稚子才能見到他們的舞姿。他邀請稚子們一同共舞於風中,走向夜空中的第二顆星。夢會追求著夢,永遠會追求著永遠,他邀請每位拒絕長大的小孩前往夢島。
因為,他,會寂寞。
永遠寂寞的孩子。

2-------------------------------------------------------------
這天邀請了個孩子,穿著紅色睡衣的孩子。不識趣的,手裡拿了個衣架。臉上有著雀斑,有著痞痞的笑容。是個活潑,正值愛作夢的年紀,一個小男孩。踏上島的第一天,他就和彼得潘打上了一場架。然後,成為了彼得潘的好朋友。男孩子嘛,朋友是用拳頭認識的,這很正常。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玩,然後打架。打累了再躺在地上,一起哈哈大笑。

這孩子很喜歡玩假裝的遊戲,假裝自己是海盜。然後左手握著衣架,藏在袖子裡,裝模作樣地宣稱那是鉤子。
『我是兇狠的海盜,我的左手是鉤子!』
『你回家當衣架啦!』
然後又打起架來了。打到累。然後累到躺在一起。一起笑。

他的腦袋和彼得潘一樣鬼靈精,甚至更好。可以想出很多新把戲。每天每天都玩不膩。這是最快樂的時光。而且,是永遠的時光。『我們可以一直玩一直玩』,『我們可以一直玩一直玩』,『我們可以一直玩一直玩』
FOREVER。TOGETHER。
那時候,這孩子還不懂彼得潘的意思。還不懂永遠的意思。

3--------------------------------------------------------------
孩子多了起來,夢島很熱鬧。大家整天都玩得很快樂。玩上各種遊戲,一直玩一直玩。整天都在玩。直到有一天。有個會用褲腳擦眼鏡的小孩子,說他玩膩了,想回家。

大家都想法子要逗他,但他就是想回家。最後,孩子王─彼得潘,決定帶他去聊聊。帶他進了叢林裡。那愛扮海盜的小孩子,也偷偷跟了過去。他有很多新遊戲,可以讓那眼鏡仔留下來玩。

當他看見兩人的身影,想要叫住時,卻自己先住了口。彼得潘問了那眼鏡仔,有著非常落寞的語氣,似乎要哭出來了。『你真的想回家?』『你真的不想再當小孩子了?』『……』
問了很多,不給那眼鏡仔回話的機會,抱住他哭了起來。眼鏡仔輕輕地說『因為我真的該回家了……』彼得潘不哭了,答道:『好吧…』。

彼得潘拔出小刀,一刀刺向了眼鏡仔。那眼鏡摔落於地面,跌碎了。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殺人”。而且是“殺了朋友”。愛扮海盜的孩子嚇傻了,所以沒有出聲,沒有現身。他看著彼得潘抱著眼鏡仔的屍體哭了很久,然後離開。他只偷偷在後面,撿了那副摔碎的眼鏡。他不喜歡看彼得潘哭。誰都沒有看見,那具屍體,消失了。從夢島上不見了。

4---------------------------------------------------
有天,他故意在彼得潘面前不小心亮出那破眼鏡,但彼得潘似乎什麼也不記得,一臉笑地天真茫然,以為又是什麼新把戲。而其他的小孩子,也似乎不記得在這群朋友之中,是有誰帶著眼鏡的。他們好像什麼都記不住,連今天幾號都不知道。而總是有孩子會突然想起要回家,最後就被彼得潘殺死了。最後剩下了彼得潘和那個愛扮海盜的小孩。
愛扮海盜的小孩,終於也開始想家了,可是他不想死,而且喜歡看彼得潘笑,不喜歡彼得潘哭。他一個人走向叢林深處。他從樹洞裡裡掏出了一隻錶。他偷偷藏著,有月曆有日期的錶,錶走得很順。原本打算在想不出新把戲時,可以玩”假裝今天是彼得潘生日”的遊戲,可以送給彼得潘。拿到錶的那一瞬間,他覺得有些餓,不,好像餓很久了。他抬頭看著樹。夢島上的樹,一直都是綠葉,只有藏錶的這棵樹,開始枯黃了。

時間在他身上開始流逝,他開始理解了。這座島,是貨真價實的“永遠”。所以時間在此佇足,並且毫不留下痕跡。時間被遺忘了。每一天都是第一天,每一天都是同一天。所以沒有人會記住。所以沒有人會餓。所以沒有人會長大。而今天,他想起來了。他的時間開始動了。所以他什麼都記得住,所以他有點餓,所以他好像長大一點了。

一邊胡思亂想,沿著叢林深處走去,是條河流。河流,河口,海灣。躺著一群大鱷魚。彼得潘帶著他們一起和鱷魚玩過。這些鱷魚和一般看到的不一樣。牠們很大,在海裡和河中都能游泳。對小孩子很和氣。而且,牠們懂得承諾是什麼。

孩子問了最大的一隻鱷魚,能不能載他到海的另一邊。鱷魚靜靜地點了點頭。

這孩子,是惟一一個活著離開夢島的孩子。

5------------------------------------
趴在鱷魚背上好幾天。像地上一樣穩,像床一樣軟。鱷魚游得很快,而且好像不會累。還會甩幾尾倒楣的魚上來,讓孩子果腹。孩子餓了就吃生魚,渴了就喝鱗片縫間積存的雨水,你看這鱷魚有多大,有多溫柔。又是晝,又是夜。孩子在鱷魚的背上一直想。每當有朋友要離開島,彼得潘就會刺死他。如果島上沒有朋友了呢?彼得潘一定會無聊死的。他會像以前一樣要到城鎮上去邀請小孩子嗎?每次都要重新交新朋友,朋友永遠只有幾個人。而且總有一天又要刺死他們…他一定會很難過的。而且他真的很難過。

孩子決定先回家一趟,用一艘大大的海盜船。帶很多很多的朋友去彼得潘的島上玩。大家可以自由回家,然後約好時間回來,彼得潘就不需要殺死他們了。因為先送了他手錶,讓他知道要等多久朋友就會回來。如果不小心被忘記,那就當新朋友吧。而在那之前,他想要先好好教訓彼得潘,如果把朋友殺死,就再也不能一起打架了,那對兩邊都不好。

就在左思右想的同時,鱷魚已經游到了海的另一邊,孩子記得這片沙灘,在沙灘後是他所住的的城鎮。在踏上沙灘之前,為了提醒自己不要讓彼得潘等太久,他決定把手錶託付給鱷魚,並且思考很久之後,他讓鱷魚吃了他的左手。鱷魚懂得承諾是什麼,如果拿了酬謝就一定會達成任務,孩子讓手錶連同左手一起讓鱷魚吃下去。那很痛,但就像島上玩的遊戲一樣,他“假裝”不痛。

在很久很久之後,夢島有隻老鱷魚一直守在河口,牠信守著承諾,牠靜靜地等著。

6------------------------------------------------------------
孩子從床上醒了過來。醫院的人說:他已經足足睡了一年之久。他想要撐起身體,卻發現身體非常虛弱,而且少了左手。原來在他昏睡之間,左手因為褥瘡潰爛,最後截肢切除了。孩子沒有家人,為了償還醫療費用,他先到碼頭打工,並裝上了方便搬箱子拖魚貨的鉤子。

償還債務後,他進入海軍學校,一路累積人脈和知識,很快在畢業後,孩子成為了小夥子,他踏上了一艘軍艦,“地獄之勾”。小夥子一直沒有忘記他做過的“夢”,當海盜,然後回夢島去。但他一直隱藏著。在一次任務中,船長戰死了,原來“地獄之勾”被當成誘敵的餌,是被自己人騙去送死的。小夥子成了最年輕的船長,並且用最荒唐的,小孩子才會用的戰術帶領船艦殺出重圍,逃出生天。所有活著的船員都服這小夥子,也對國家灰心,於是軍艦“地獄之勾”,搖身一變成了海盜船“地獄之勾”

7-------------------------------------------------------------
海盜,也許是最任性的職業了。想殺人就殺,想打架就打,想要什麼的動手搶,法律?放他吃海鷗糞!道德?賞他吃鯨魚屎!多痛快~~但是風險也很高,海軍會抓,別的海盜也會來搶,一不小心就會死,既不英勇也不好看,死得很難看,什麼頭銜什麼財富都成了臭稀泥。這樣的事,只有整天愛作夢的傻瓜才會去做,只有在陸地上過不了活的傢伙才會去幹,只有對現實不滿的傢伙才會去搞。

對,小夥子船長特別擅長召募這種有夢的傻瓜,夢想在海上討活的傻瓜;對生活不滿,想好好放肆的傻瓜。因為他自己就是這種傻瓜。

『你看起來也四十好幾了,卻老是一事無成,要不要和我出海去幹幾番大的…』
『你看起來吃了很多苦頭,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海上爽一下……』
『你看起來一臉嫩樣,要不要去海上長長見識…』

海盜船“地獄之勾”,勾住了很多傻瓜。全都是老愛作夢的任性傻瓜,一群一無所有,只剩下夢可以作的傻瓜。一群發臭的大孩子。其中就屬他們的頭子,那個帶鉤的船長,是最傻的。




8--------------------------------------------------------------
日子飛快,船也飛快。地獄之勾在海上橫行無阻,成為各國政府海軍頭痛的根,各地海盜恐懼的源。他們專搶海盜船,也愛搶海軍〈外加政府立案私掠船〉,小夥子船長也成了個大鬍子,年過三十啦。他在意他的名聲和財寶,但他好像忘了一件要緊事,什麼事?忘啦,想不起來。

直到一天,他遇上一艘商船,之前已經被別的海盜掠劫過,在海上漂流等死的商船。船上還剩一個活人,大鬍子船長不知哪來的興致,給他喝水。而這人清醒後第一件事,竟然是用褲腳擦眼鏡!

會做這種事的,大鬍子船長很清楚,是古所沒有,往後亦無,那個死在島上的眼鏡仔!大鬍子船長終於想起他忘了什麼事,還有一座島,還有一個約定,還有一個朋友在等他!

在船上的同時,和這個眼鏡佬聊過,果然,在那個日子,他也睡了相當一段時間。但是醒來後,人生卻改變了。當年在島上,他很會畫圖,用沙,用水,用花草畫出繽紛的風景,創造出各種五彩的野獸,他最喜歡畫圖了。但自從一覺醒來,他不再提筆了。不是不畫,而是畫不出來了。日子久了,也不想畫了。『那能當飯吃嗎?』他不再塗鴉,腳踏實地,聽從家裡安排,當個測量員,沒有再做過什麼夢。

大鬍子船長到今天終於懂了。那一場冒險,那座島,果然都是一場夢。但也不是夢,是世界的另一種“真實”。他的朋友,彼得潘,住在不會老的島上,把每一個像他一樣的小孩子,每一個拒絕長大的小孩子……從夢裡找來,交朋友。然而,在夢中永遠不會長大,當然就是在現實中睡死了!而彼得潘為了救朋友,竟然忍得住寂寞,忍得住傷痛,痛心殺死每個要好朋友的夢,一個人永遠地承受這種寂寞…

船長痛哭了許久,他竟然放著他的朋友在那裡受苦那麼久。

9---------------------------------------------------------------
東行,向世界盡頭前進。指標是夜空中第二顆星星。他和彼得潘一起飛翔過這段路,又在鱷魚背上逆著渡完這條路。最後,船在一座什麼都沒有的礁島靠岸了。他覺得應該是那座島,雖然不像。

然而,當一船的大孩子臭海盜踏上沙灘之時,他們發現這裡什麼都有。所有古所未見,往後亦無之物都出現了。果然,這裡就是夢島。心懷夢想別無他物即為稚子,愛作夢的稚子之心方能踏足的土地。

『喂,你們是誰?』清脆如銀鈴般的嗓音叫住了他們。船長又再度熱淚盈眶。那頭金髮和那臉龐,那身青衣---是許久未見的摯友,是朋友,是彼得潘啊!要怎麼回話呢?

『我…我帶了很多朋友回來啦』這樣說很怪。『你不用再寂寞啦』這樣更怪了…對了,是那一句,先說那句才對『是我啊,彼得潘,我回來了,我是---』

『你是誰?我可不認識這麼一個臭大鬍子』船長立刻想起來了。彼得潘是長不大的孩子。時間不會在他身上刻劃痕跡,當然也不會刻劃在他記憶裡。只有寂寞會越來越重…

海盜的規矩,如果朋友死了,就應該辦喪禮。既然被遺忘了,只好當這個朋友死了…那就該有一場盛大的喪禮。

船長戴正了帽子,亮出了左手鉤子,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是我,我是海盜!我是---虎克船長!』就如同當年的海盜遊戲。

地獄之勾和夢島的戰爭開始了。為了悼念一位逝去的朋友。

10-------------------------------------------------------------
這根本不是戰爭,也不是掠奪,只是一場遊戲。船員和島上的孩子打鬧成一團,互相扔擲番茄和泥巴。所有的炮火都是煙火,妖精讓每顆砲彈每顆子彈綻放在夜空。這是一群大孩子和一群小孩子的遊戲。這是一場戰爭。抓到孩子就綁起來踢下海去,他們會自己游回島上;逮到海盜就關到地洞裡去,走出去就會到海灣。幾乎分不出哪邊歲數較長了,因為他們笑得一樣燦爛。這是一個老朋友的喪禮,這也是一個結交新朋友的好日子!笑吧跳吧舞吧,唱吧動吧打吧,吃吧喝吧扔吧,就像以前一樣,這是夢島,永恆之鄉,妖精之國!彼得潘笑得很高興,很久沒有玩這麼過癮了,這麼多的“朋友”。

當有小孩子想家之時,就是海盜船大肆進攻之時!所有人就打鬧成一片吧,彼得潘就不用再做那種蠢事了…!讓彼得潘一直快樂下去!那樣就好!那樣就好…!然後再找機會偷偷綁走小孩子,送他們回魂!這是虎克船長打的如意算盤。

但那之前啊,讓這樣的時光再待一下吧,彼得潘好久沒笑了,好久沒看到他這樣笑了,再看一下吧…一度脫離永遠的船長,又再度陷入了永遠的陷阱中。

在這島上,虎克船長表現出了少有的恐懼。那隻肚子裡有手錶的鱷魚,守著承諾,出現在他眼前。靜靜地希望能夠完成諾言,牠一直守住這支手錶,守得很好,手錶還會響…那成為了虎克船長最大的恐懼。他不想再記起時間,他希望這美好時光可以留佇…他逃避似地躲著鱷魚,為了那段時光。



11------------------------------------------------------------
島上出現了溫蒂。彼得潘將她邀請回來做“母親”。她讓島上的戰爭變了調。是的,當女孩子出現時,所有“臭男生”的遊戲,都會立刻變得遜斃了。虎克船長只發現了一件事,彼得潘的表情變了。那不是“快樂”,虎克船長不知道那是什麼表情,他沒有見過,他只知道那比“不寂寞了”的心思似乎有更深一層意味。

虎克船長不了解,那是理所當然,船長沒有過家人,而彼得潘現在有了。那是面對家人時,所自然流露出的神情:不是喜,不是怒,不是哀,不是樂。不能理解的事就應該搞清楚,虎克船長計畫了多種計畫,發動了多次戰爭,綁架了許多次溫蒂。但他依然不能理解。他只知道,那是種很美好的心情。

這一次,溫蒂在被抓住前,甩了他一巴掌…『你這個不懂愛的傢伙!』

他似乎有點懂了,但又不是很懂,於是把溫蒂踹下水去。

12------------------------------------------------------------
海盜船上一場決鬥。打得非常精采。彼得潘會飛,有各種三度空間的空中殺法;虎克船長靠著船上的纜繩在船帆和桅杆上奔馳疾走,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戰鬥的最後,虎克船長掉下船,卻用鉤子卡在船板上。

然後懷著手錶的鱷魚出現在船邊,一口吞掉了虎克船長。只剩支鉤子卡在船板上。

故事,應該完結了,但是卻沒有。

虎克船長出現在獨處的彼得潘和溫蒂背後。這次他沒了鉤子,用獨臂把溫蒂帶進了叢林深處。逃到了一個小小的石窟前。那裡是─『PETER PAN』。長不大的孩子,永遠的孩子的長眠處。他大叫大嚷著要結束掉彼得潘的夢境。

彼得潘出現了,把虎克船長踹進洞裏,兩人在洞裡再次扭打成一團,這次,殺害無數夢的匕首刺進了虎克船長的心臟。而虎克船長將某種東西,投向了彼得潘。

那是手錶。信守承諾的鱷魚交還給虎克船長的手錶。當初計畫好要送給彼得潘的手錶。

做的夢都會實現,實現皆為腦內所有,所能想像之物。但彼得潘不知時間,所以時間在此留佇。如今他知道何謂時間,彼得潘的時間,開始了。
他曾經是“永遠”的孩子,但他現在是“現在”的孩子。身後有“過去”,眼前有“未來”的孩子。

夢島的光陰開始流逝。

『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你。』
兩個孩子都笑了起來。

『我是虎克船長,而且我是…』
『我都知道…只是一直到剛剛…我都“假裝”忘記了…』

這是握有“過去”的最好證明。記憶的痕跡。虎克船長用右手和“假裝”有的左手,擁抱了彼得潘。

虎克船長笑著,睡著了。
他帶抱著夢想前來夢島。
他帶著夢想離開夢島。
他帶著夢想再次前來夢島。
他帶著夢想倒在夢島。
他的夢想成為了新的夢島。
夢不落的帝國。

而且,他曾是彼得潘的朋友。現在也是。以後也是。
FOREVER。TOGETHER。

13--------------------------------------------------------
不是永遠。彼得潘的時間開始前進。他開始了新的人生。他是身後有“過去”,眼前有“未來”,活在現在的孩子。他成為了擁有愛的孩子。他邀請拒絕長大的孩子前往夢永不落的帝國,那裡有叢林,有山丘,溪流,海灣,以及海盜,以及冒險。當孩子們自夢中冒險歸來,他們會成為大人,擁有夢想的大人。

如果你還擁有夢想,恭喜。
夢不落帝國的大門,永遠為你而開。

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

交響情人夢電影版 最終章 前篇




終於去看了!!!!!!

兩個禮拜前就上映卻因為太忙抽不出時間,
今天怨念爆發衝晚場,很怕再不去就下片了XD
畢竟是小眾電影,粉絲取向的

之前雖然有看一點漫畫不過因為太久沒看所以都忘光光了
也因此感到慶幸,因為據說東西塞很多跳很快,
由於很相信交響的編劇所以就放心的把空空的自己直接交給電影啦~~

當初先看了預告篇,
讓我下定決心一定要看大螢幕的誘因
就是我的愛 1812序曲
當初看了V for Vendetta就愛上1812,
(放上V版的~)


OK,講講這部電影

1.用了許多CG動畫們,
包含Nodame的變態森林那邊長度很夠XD
咖哩的部份也是,內容都很有趣XDDD

2.在電影院聽交響樂超棒!
這就不用多提了,整個大螢幕+環場音效耶!!!!!!!!
再加上我看的這場整場只有8人XDDDD
我和老妹坐了最後一排中間的位子(我最喜歡看電影坐這裡了,
不但不會背後面的人講話干擾到情緒,還可以觀察全場觀眾反應)

3.巴黎真漂亮啊T_T
其中學長和Nodame有個在戶外的景,河旁邊晚上超美
那裡超級適合談情說愛(心) 還有滿滿星空,感覺好幸福
然後台灣駐法大使館也好棒啊!!!!!!!!!!!!!!!
(啊,就是片頭學長慢跑時當做背景的學生宿舍~~)

4.製作群真的很用心!
團員的選角,服裝道具等都很到位,
故意搞笑的部份都很有趣,感覺電影很快就看完了,很順暢,
更別提整部電影攝影運鏡節奏音樂和配合了!
完全把日劇優質的水準帶到電影裡面了!!!!!
可惜是學長指揮的場景,
片子剪得很零碎,時機不太對,
讓觀眾很難醞釀情緒Q_Q
然後!!!!!!!!!!!!
學長和Nodame在塞納河那邊的場景時間太少啦!!!!!!!!!!!!!!
而且這時候這兩人應該做些甚麼才對呀!!!!!!!!!!
怎麼連摸摸小手都沒有啊O......rz
我在一旁看得好心急,因為連Nodame陪孫Rui逛街的那段都比較長,
(那段裡面還出現一個好大的Louis Vuitton 招牌)
這是全片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了吧Orz
我想多看一點兩人的感情戲T_T

5.玉木宏
好帥啊(以下無限LOOP)

雖然瘦好多,可是他指揮的英姿真的好帥啊(心)












其他的心得還有,我親愛的東洋紅寶石這集戲份好少啊XD
不過後篇就是她的回合了,
希望我最喜歡的小提琴不會讓我失望。
然後Nodame在片中有對學長喊"真一君" XD///////////
字幕上翻譯成"學長"我覺得挺可惜的,
因為那一幕是孫Rui剛和學長用親臉頰的方式打完招呼離開後
Nodame(興師問罪?)有點吃醋似的跟學長說話,
從台詞和說話方式是可以看出角色個性,
還有劇中微妙的情感變化的,
應該要翻譯出來XDDDDD

以下附上電影版官方網站!

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 最終樂章


有想要去看的快趁台灣還沒下片去朝聖吧XDDDDDD
現在開始期待五月的完結篇!!!!!!!!!!!